凯发k8官网

凯发k8官网

百年黨史丨紅色金融史(二十):湘鄂西革命根據地金融機構
2021-08-27 18:15:11 來源:默認部門 訪問量:

  來源:中國金融思想戰線網

  毛澤東談到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時,曾指出:“  紅軍時代的洪湖游擊戰爭支持了數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帶能夠發展游擊戰爭并建立根據地的證據”,充分肯定了周逸群、賀龍、萬濤等領導的湘鄂西黨組織創建湘鄂西革命根據地,進行漫長艱苦武裝斗爭,動搖打擊國民黨新軍閥的統治勢力,帶領人民群眾翻身當家作主取得的革命經驗和打下的革命根基。

  

1931年,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由湖北監利周老嘴遷至洪湖瞿家灣,瞿家灣成為湘鄂西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中心。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中共湘鄂西省委會、湘鄂西蘇維埃省政府、湘鄂西革命軍事委員會、紅旗日報社等二十多個機關均先后設在這里

  大革命失敗后,1927年秋,湘鄂西地區淪入湖南何鍵,湖北胡宗鐸、陶鈞等國民黨軍閥的黑暗統治中。國民黨軍厲行“  清共”“  清鄉”,提出“  招來天下刀客,殺盡共產黨人”的血腥口號,大肆殘殺共產黨員、農協領導人、群眾骨干并株連家屬,很多共產黨人和革命志士倒在血泊中。新軍閥還與帝國主義、買辦勢力、地主豪紳等相互勾結,依靠軍事鎮壓和政治迫害,橫征暴斂、恣意斂財,農村中人口占5—10%的地主、富農,占有70%以上的土地,田租“  對半開”“  六四開”。軍政機關腐敗不堪、中飽私囊,征收苛捐雜稅,名目高達40—70多種。外國商業資本更是加大商品傾銷和經濟掠奪,日本三菱洋行、茂木洋行、安布洋行、日沙洋行,英國太古洋行等列強資本,大量輸入油、糖、蠟、火柴、布匹、肥皂等日用工業品外貨,廉價掠走糧、棉、絲、茶,本土手工業品、土特產日益受到排擠。官商囤積居奇,壟斷食鹽、糧食等關乎群眾生計的日用必需品。軍閥混戰不斷濫發公債,官票、漢票、市票等劣幣雜鈔充斥市場,金融紊亂使當地商業雪上加霜,處處蕭條敗景,民不聊生。

  1927年8月,根據黨中央八七會議制定的“  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總方針,中國共產黨在湘粵贛鄂四省組織發動秋收暴動,開展武裝斗爭。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已是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的賀龍堅定地站在共產黨和工農大眾一邊,毅然率部參加領導了南昌起義,并擔任起義軍總指揮。在起義部隊南下途中,賀龍經周逸群、譚平山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南昌起義后,賀龍根據黨中央的指示,于1928年初到達湘鄂西,領導發動荊江兩岸年關暴動和湘西起義,與周逸群、鄧中夏、段德昌、賀錦齋帶領游擊隊開創湘鄂邊革命根據地,后與1930年開創的洪湖革命根據地連成一片,形成以湖北洪湖地區為中心,包括湘鄂兩省西部、鄂北、鄂西北、長江中游和漢水流域的湘鄂西革命根據地。

  1930年7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二軍團組建,1931年3月,紅二軍團根據中央指示改編為紅三軍。1931年12月,湘鄂西蘇區召開第三次工農兵代表大會,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正式成立。湘鄂西革命根據地鼎盛時期覆蓋58個縣市,面積4萬平方公里,人口370萬人,蘇區黨員數量達到22740人,其中貧農占50%,工人占22%。

中國共產黨湘鄂西第四次代表大會舊址(  位于瞿家灣鎮)

  根據地建立后,在外有強敵壓境、內則百廢待興的艱苦環境中,為了打破敵人經濟封鎖,改變群眾的悲慘命運,新成立的蘇維埃政府旋即開展土地革命,廣大農民在分配到的自家土地上生產積極性空前高漲。蘇區政府還大力組織開展經濟金融建設,創辦兵工廠、被服廠、制鹽廠、五金制造廠、印刷廠、造幣廠等公營工業。

  中國共產黨在開始領導中國革命時就高度關注金融領域,早在中共三大《  黨綱》中就提出“  鐵路、銀行、礦山及大生產事業國有”“  劃一幣制,禁止輔幣之濫發及外幣之流通”;在中共六大的《  政治決議案》中,深刻指出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對革命區域“  實行經濟封鎖,利用自己的強大威力(  銀行、公司、軍艦、軍隊等等)”,決議將“  沒收外國資本的企業和銀行”作為中國革命的十大政綱之一,在《  關于土地問題決議案》中明確作出“  國家由農業銀行及信用合作社經手辦理低利借貸”“  統一幣制”等金融制度決議。

  隨著湘鄂西根據地的逐步形成和推進,銀行機構也隨之建立。湘鄂西黨組織根據黨中央的決議要求,陸續建立金融機構,擺脫國民黨金融體系的制約和帝國主義列強的金融盤剝,發行工農民主政權的紙幣(  或債券),活躍赤白區域間的商品貿易,從1930年初到1931年末,成立了石首農業銀行、監利縣蘇維埃政府金融機構、沔陽縣蘇維埃政府金融機構、鄂西農民銀行、監利縣農民銀行、鶴峰縣蘇維埃銀行、鄂北農民銀行、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鄂西特區分行等,財政金融工作成為發展根據地經濟的有力保障。1932年12月19日《  關于湘鄂西具體情形的報告》提到的數據顯示,紅三軍指戰員的生活費一個月為10萬元,紅軍醫院僅藥費每月至少需2萬元,湘鄂西聯縣(  省)蘇維埃政府的關稅、營業稅收入每月大約在2萬元左右,其余收入來源于攤派、打土豪等途徑。由此看出,僅靠稅收遠遠不足以支付軍政費用,必須通過建立銀行收攏現金來進口戰略物資,發行紙幣、為工農業生產提供低息貸款等金融手段來活躍根據地經濟、擴大財政收入來源,以滿足湘鄂西革命戰爭的需要。

  一、洪湖蘇區金融機構

  洪湖蘇區是湘鄂西黨組織、蘇維埃政府和紅軍指揮部等首腦機關所在地,是湘鄂西根據地的革命中心。因此國民黨新軍閥對這里的革命勢力尤為忌憚,軍事上著力“  清剿”,經濟上實行“  鐵桶般封鎖”。洪湖蘇區在重重困難中,為支持和保障前線部隊,想方設法開展經濟建設和經濟斗爭,建立金融機構、采取金融舉措早早就被提上了日程。洪湖蘇區創辦的銀行隨著黨政機構的變化而變化,由各縣自辦銀行到聯縣政府銀行,后又升格為國家銀行分行,成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的分支機構。

  1.石首農業銀行。1930年隨著紅軍不斷取得勝利,洪湖蘇區各縣陸續成立了蘇維埃政府,1930年2月,石首縣蘇維埃政府成立后,創立石首農業銀行,發行面額為1元的信用券。石首農業銀行主要支持了石首縣蘇維埃政府開辦棉花、百貨、理發、鮮魚肉等13個合作社,通過供應信用券便利商貿交易,提供低息貸款活躍經濟,石首縣蘇維埃政府的財政來源逐漸從單一依靠沒收豪紳地主、反動資本家的財物和戰爭繳獲財物,轉變為依靠稅收和公益費為主。

  

石首農業銀行信用券1930年版1元券

  2.監利縣蘇維埃政府金融機構。1930年3月,監利縣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召開,大會通過的經濟問題決議案中提出了“  焚毀豪紳地主的一切契債薄(  簿)據,統一幣制度量衡”“  創辦農民銀行、低利借貸所”“  舉行農業借貸,并組織各種合作社,以后借債比重高不過二成”等政策主張。為盡快活躍和發展經濟,監利縣蘇維埃政府在農民銀行成立前,先在政府內設立管理金融的機構,以政府名義發行了“  監利縣蘇維埃政府信用券”,有1角、2角兩種券別。同年8月,監利縣農民銀行正式宣告成立。

  

監利縣蘇維埃信用券2角券

  3.沔陽縣蘇維埃政府金融機構。1930年7月,沔陽縣第一次工農兵貧民代表大會召開,成立沔陽縣蘇維埃政府。縣政府內設財經委員會,專司金融和財稅收入及軍政開支之職,并開始發行“  沔陽縣蘇維埃政府信用券”,面額有1元、5角、2角、1角4種。

  

沔陽縣蘇維埃信用券5角券

  4.鄂西農民銀行。1930年春夏之交,洪湖地區五縣均成立了蘇維埃政權,革命形勢較好。1930年4月,為統一和加強對鄂西各根據地的領導,鄂西特委領導召開鄂西第一次工農兵貧民代表大會,成立鄂西蘇維埃五縣聯縣政府,內設土地、財經等委員會,同時還成立了鄂西農民銀行,任命戴補天為行長。該行在石首縣小河鎮馮家潭子創辦了制幣廠。

  

鄂西農民銀行第三版1元券

  5.湘鄂西聯縣政府農民銀行。1930年新軍閥之間爆發蔣馮閻中原大戰,駐湘鄂西地區國民黨軍隊大部分調往中原前線,湘鄂西根據地的戰爭壓力有所緩解,取得了難得的發展時機,到下半年,洪湖革命根據地的范圍不斷擴大,紅色區域覆蓋了湘鄂西的廣大地區,9月鄂西特委擴大為湘鄂西特委后,蘇區行政、財經、金融迫切需要統一管理,鑒于此,10月上旬,湘鄂西特委迅即在監利城召開第一次緊急會議和湘鄂西第二次工農兵貧民代表大會,成立湘鄂西蘇維埃聯縣政府,周逸群當選為聯縣政府主席。

  兩次會議通過的決議和法令,從政治、經濟、金融上制定了統一的政策措施,《  土地革命法令》和《  保護工農法令》中規定,要“  統一幣值”“  取消高利貸、典當業”“  政府設立農民銀行,辦理儲蓄借貸”“  沒收外國的一切資本、企業、交通機關和銀行,由國家經營管理”等;在《  中共湘鄂西特委第一次緊急會議關于蘇維埃經濟政策決議案》中關于建立銀行,作出如下規定:“  由聯縣政府建立農民銀行、發行紙幣、調劑蘇區經濟、辦理農民儲蓄借貸事業等,但禁止各縣濫用紙幣。各縣已發出各種紙幣、信用券應設法收回,統用‘鄂西銀行’紙幣。”鄂西農民銀行被賦予統一湘鄂西蘇區貨幣、發行貨幣的重任和職權;在湘鄂西的金融組織體系建設方面,要求“  在聯縣政府監督與保護之下,銀行建立單獨系統,湘鄂西設總行,總行在各縣設分行,在各區設支行或匯兌所,下級銀行絕對受上級銀行支配”。

  根據上述決議要求和政策精神,1930年10月之后,鄂西農民銀行升格改稱為“  湘鄂西聯縣農民銀行總行”,總行設在石首調關,行長仍為戴補天,各縣原有的銀行改組為分行,接受總行的垂直領導,各區還設立了支行和兌換所,但仍以“  鄂西農民銀行”名義統一發行貨幣,流通于以洪湖根據地為中心的24個縣。銀行成立后辦理匯兌、儲蓄、低息貸款等業務,積極支持蘇區工業、農業和商業的發展,支持建立生產和消費合作社,切實促進經濟興旺、解決人民生活困難。

  6.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鄂西特區分行。隨著紅三軍不斷攻克軍閥統治區,到1931年6月,湘鄂西第三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召開,成立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湘鄂西聯縣農民銀行總行升級為省屬的湘鄂西省農民銀行,到1931年11月,成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鄂西特區分行,戴補天繼續擔任行長。分行以“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鄂西特區分行”名義發行1角、2角、5角、1元4種貨幣,根據地紙幣發行、金融機構和金融業務都走向了統一。該行紙幣由原“  鄂西農民銀行制幣廠”印制,廠名改為“  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赤色造幣廠”。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鄂西特區分行1931年第二版2角券

  洪湖根據地蘇維埃政府、銀行發行的紙幣除上面提到的“  信用券”“  信用條”,還發行過“  借券”類幣種。1931年7月,洪湖蘇區發生了特大洪澇災害,國民黨敵軍趁機蓄意破壞堤壩,長江支流堤壩多處決口,為了整治因洪水災害而沖毀的堤壩,1931年冬,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決定發行30萬元的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水利借券。水利借券由赤色造幣廠印制,面額全部為1元。蘇維埃政府規定水利借券“  能夠出售,但不能購買貨物”,體現了債券的基本屬性。

  

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水利借券1元

  二、鄂西北蘇區金融機構

  鄂西北根據地位于鄂、豫、川、陜四省交界的武當山區。1931年6月,經過艱苦轉戰,賀龍率領紅三軍,一舉攻克鄂北重鎮——房縣,創建了以湖北房縣為中心的鄂西北革命根據地,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迅即成立鄂西北臨時分特委、房縣蘇維埃政府,任命柳克明(  柳直荀)任書記兼房縣縣委書記。后鄂西北根據地擴大至房縣、均縣全部,竹山、谷城、保康、南漳等縣的部分地區,先后成立了3個縣、20個區、182個鄉的蘇維埃政府。

  當時,鄂西北蘇區貨幣市場極為混亂,革命根據地流通舊政權、軍閥和商號等遺留下來的雜鈔、市票和銀幣、銅幣,制約了根據地生產生活和經濟的發展,嚴重地影響了革命戰爭的后勤供給。1931年7月,根據中共鄂西北臨時分特委決定,鄂北農民銀行成立,任命紅七師政治部主任、縣蘇維埃政府秘書胡蘇黎擔任行長,王守訓任經濟委員,負責銀行的具體事務。銀行以紅軍沒收地主所獲7斤2兩黃金和4缸元寶為準備基金發行貨幣,統一根據地貨幣,禁止市面流通雜鈔劣幣,以沖破敵人的經濟封鎖。

  戰爭形勢惡劣、制作貨幣的材料和工具很是缺乏,鄂北農民銀行工作人員因陋就簡,發行白竹布制作的1角、2角、5角、1元4種面額的油布幣,后來又用絲皮紙黏合的紙張作為貨幣材料,制作了面額為100文、200文、500文、1串文4種,鑄造和發行印有馬克思和列寧頭像的兩種版別1元銀幣。

  為保證發行的紙幣能得到群眾的廣泛信任和認可,鄂北農民銀行信用券以蘇維埃政府富農特捐及累進稅、所收公益費為擔保,在各縣設有分行,各區設有兌換所,持券者可隨時隨地前往兌現。同時,鄂北農民銀行還針對信用券發行宗旨、保證擔保、低利借貸、銀元隨時十足兌換等專門出臺了《  信用券條例》印制在紙幣背面,公之于眾。

  1元券。鞏固蘇維埃政權、擴大紅色區域,是當時革命的中心任務,鄂北農民銀行配合革命宣傳,在發行的1元券上印有革命口號,背面右側為“  武裝保護蘇聯打倒帝國主義”、左側為“  掃除封建勢力消滅軍閥混戰”。

  

鄂北農民銀行1931年版1元券

  銀幣。繼井岡山紅軍造幣廠制造了墨西哥“  工”字銀元問世后,鄂北農民銀行制造和發行馬克思頭像和列寧頭像兩種版別的銀幣,首開紅色政權自己設計銀元圖案的先河,利用銀元這種硬通貨宣傳馬列主義和革命信仰。銀元的銀料主要有三種來源,一是打土豪派捐款;二是紅軍沒收地主豪紳的財產所得;三是紅軍戰場上繳獲的金銀。所得雜銀統一送交鄂北農民銀行制造銀元。

鄂北農民銀行銀元

  印有馬列頭像的兩種版別銀元,主要在房縣境內發行和流通。造幣廠每天可生產120枚銀幣,但只生產了兩個月,1931年9月,紅三軍奉命撤離房縣,當年底敵軍重兵圍困蘇區,鄂北農民銀行隨之轉移,以上兩種版式的銀幣合計共鑄造1萬枚左右。

  三、湘鄂邊蘇區金融機構

  除了洪湖蘇區和鄂西北蘇區發展過紅色金融事業,湘鄂邊根據地也發行過借券、創辦銀行、發行紙幣,但都規模較小、發行量較少。1928年至1933年,賀龍、周逸群領導的工農紅軍在桑植、鶴峰、五峰、石門、宣恩、建始等地創建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1929年鶴峰蘇維埃政府宣告成立,為解決紅軍東進的經費問題,鶴峰縣蘇維埃政府向當地商人、居民發行1萬元銀元借券,次年連本帶息以銀元的方式都加倍返還給群眾,在當地留下了極好的聲譽和口碑。

  由于湘鄂邊根據地與其他蘇區相距較遠,未能連成一片,始終處于獨立發展之中。如何解決本地經濟金融問題,湘鄂邊蘇區必須獨立面對。湘鄂邊根據地的中心——鶴峰根據地革命形勢較為鞏固、群眾基礎較好。1931年3月,為加強根據地經濟建設,鶴峰縣第三次黨代會和第三次蘇維埃代表大會討論決定建立鶴峰縣蘇維埃銀行,任命鶴峰縣蘇維埃商會主席袁建章為行長,主營貨幣發行、貸款發放業務。因當時反動統治的封鎖很緊,買不到紙張印制貨幣,銀行選用白竹布作貨幣材料,蓋縣蘇維埃政府大印和行長名章發行,面額有1串文、500文、200文、100文4種。最初發行的貨幣,先在行長袁建章開辦的食鹽供銷社、“  姚厚記”商號、“  王柏記”商號等處投入流通使用。為消除持幣群眾的顧慮,迅速提升銀行信譽,行長袁建章在很短時間里,組織籌集了大量銀元銅幣供持票者在專設的貨幣兌換點隨時十足兌現,還通過扶持貸款方式幫助困難農戶購買谷種和農具,搞活城鄉市場,組織隊伍秘密往返赤白區域開辟“  貿易走廊”,換回蘇區急需的藥品、食鹽、布匹等物資。這一系列舉措,很大程度上打破了敵人的經濟封鎖。

  除銀行外,湘鄂西根據地還先后建立了石首農業銀行印鈔廠、鄂西農民銀行制幣廠(  后升格為“  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赤色造幣廠”)、鄂北農民銀行印鈔廠、鄂北農民銀行造幣廠,雖然貨幣的印鑄工藝、設計工藝、制版工藝、印制工藝都比較落后,缺乏技術人員,缺少必要的原材料和鑄造設備,但工作人員都堅持因陋就簡,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生產了湘鄂西根據地多種材質、版式貨幣,為鞏固蘇區政權、活躍經濟活動作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貢獻。

凯发k8官网


  財信金控官微

  • 電話/傳真:0731-85196960
  • 公司地址:中國湖南省長沙市城南西路3號財信大廈
凯发k8官网